从突厥语国家统一历史教科书谈起
发布时间: 2015-10-21 浏览次数: 14

图片说明:突厥世界一体化进程更多集中在文化、教育和民间交流等层面。


来源:文汇报

作者:杨波,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


突厥语国家同书一部历史,重塑共同突厥价值观是部分中亚国家、尤其是哈萨克斯坦独立24年来在国家文化建设方面不断探索实践后做出的一种文化战略选择,这种依托传统历史文化构建民族/国家认同的做法也是全球传统文化价值观回归趋势的一部分。


《突厥通史》呼之欲出

不久前,土耳其、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吉尔吉斯斯坦四国教育部长宣布,四国将统一发行中小学历史教科书《突厥通史》。该书由国际突厥科学院编写,分为上下两卷。上卷古代至15世纪突厥史,正在四国教育主管部门审校;下卷15—21世纪突厥史,即将编写完毕。目前,四国正在修订中学历史教学大纲,为推出新教材做技术层面的准备。

国家的自我身份认同基于历史哲学。它告诉国民从哪来,到哪里去;解释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什么。因此,历史教科书的修订历来是敏感话题。那么,突厥语国家为何要统一历史教科书呢?

其实,此事由来已久。早在苏联解体之初,阿塞拜疆史学界就修订增补了本国历史教材,用“大突厥史”代替“突厥语国家未建立统一国家”的苏联突厥史观,并不断呼吁其他突厥语国家“共同书写一部历史”。2012年,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与时任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在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会议上共同提出了编写《突厥通史》的倡议。阿塞拜疆国家科学院历史所所长马赫穆多夫称:“阿塞拜疆、土耳其和中亚各国的青少年和我们的子孙后代应该读同一个伊斯玛仪谢赫、同一个帖木儿埃米尔、同一个苏雷曼苏丹的故事。他们是我们突厥人的拿破仑、俾斯麦、华盛顿。我们要热爱突厥历史,热爱突厥伟人,所以,我们要读同一本历史。”

主导新历史教材编写的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是一个什么组织?它的宗旨和任务是什么?突厥语国家一体化究竟有多大现实性?我们又该如何应对突厥一体化的趋势?


突厥一体化:从理念到实体


现代突厥语国家指的是以突厥语族语言为主体语言和国语的土耳其、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坦和阿塞拜疆六国。此外,世界上还有近60个操突厥语的民族,分布在欧亚大陆的俄罗斯、摩尔多瓦、塞浦路斯、伊朗和阿富汗,以及我国的新疆和甘肃。

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两极对峙格局崩塌,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土库曼斯坦都面临重新构建民族/国家的迫切任务,可供选择的发展道路有西方民主模式、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后苏联模式、土耳其模式等。彼时,中亚各国对中国的了解还不多,最近20多年,中国与中亚的交往日益深入,不少中亚国家在国家治理中借鉴了中国的很多做法,是为后话。当时,毗邻中亚的土耳其政治稳定,经济发达,且与中亚突厥语四国和阿塞拜疆有着共同的历史文化传统,对中亚国家颇具吸引力。

从另一方面看,土耳其一直怀有深厚的泛突厥主义情结。中亚和高加索地区出现的新独立的主权国家使土耳其看到了复活突厥主义的可能性,以及建立“大突厥帝国”的历史机遇。区别于“泛突厥主义”,这种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复兴或建立一个所谓的突厥帝国的意图被称为“突厥世界一体化”或“突厥一体化”。1992年,在土耳其的主导和美国的支持下,阿塞拜疆、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共同召开了首届突厥语国家首脑会议。

2009年10月3日,突厥语国家首脑会议在阿塞拜疆的纳希切万正式升格为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TheTurkic Speaking Countries Cooperation Committee),有阿塞拜疆、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四个成员国。理事会下设元首理事会、外长理事会、元老理事会和高官理事会等合作机制,以及突厥世界研究中心、突厥科学院、突厥图书馆、突厥博物馆等文化机构。土耳其总统居尔还喊出了“六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口号。但是,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对土耳其的泛突厥主义企图疑虑颇深,拒绝加入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这也为突厥一体化先天不足埋下了伏笔。

2011年10月21日,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首届峰会在阿斯塔纳召开,标志着突厥世界一体化理念在苏联解体20年后首次具备了实体化机制。


突厥语版“半岛电视台”意欲何为


成立五年来,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成员国首脑每年会晤一次,外长会议、教育部长会议、国际突厥科学院会议也同期举行,议题范围和合作领域不断扩大。

前三届峰会主要延续了建章立制的工作。例如,首届峰会期间成立了突厥语国家实业家委员会,召开了首届突厥语国家工商高峰会议。2012年8月比什凯克峰会确定了集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阿塞拜疆国旗的元素为一体的会旗。2013年8月加巴拉峰会强调深化互利经贸合作,推进教育科技文化交流。

后两届峰会则提出了面向长期发展的战略性建议。2014年6月5日,以“丝绸之路旅游”为主题的第四届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领导人峰会在土耳其博德鲁姆举行。议程包括与欧安组织和伊斯兰会议组织的合作,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重返理事会、审议突厥世界一体化构想决议等。会议期间,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提出要打造突厥语版的“半岛电台”,发出突厥世界的声音,在全球推广突厥文化。此外,中国出境游的迅猛发展也引起了突厥语国家的关注,峰会建议联手推出面向中国市场的丝绸之路特色旅游产品,吸引中国游客探访突厥文明古迹,促进成员国旅游业发展。

今年9月11日,第五届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首脑峰会在阿斯塔纳举行。峰会批准了突厥世界一体化构想,筹备设立突厥一体化基金会为执行单位;还讨论了申请联合国、伊斯兰合作组织观察员身份,开设突厥电视台,设立突厥文化信息交流中心等议题。峰会框架内的教育部长会议宣布将推出四国通用的中小学历史教材《突厥通史》,下一步将推出《突厥地理》和《突厥文学》。

综观五次峰会的议题,我们不难发现,突厥世界一体化进程近几年发展迅速,正在从理念外化为机制和行动。这种一体化在政治和国家间关系上并不突出,更多集中在文化、教育和民间交流层面。《突厥通史》《突厥地理》和《突厥文学》正从时间、空间和文明三个维度构建起统一的突厥集体价值和集体身份。有关突厥语电视台的倡议则旨在扩大突厥信息空间,打造统一的突厥国际形象。


突厥一体化的困境与挑战


泛突厥主义发展到突厥世界一体化主张,其实现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呢?应当看到,突厥一体化指向的六个国家国内发展水平差异大,外交侧重也不尽相同,突厥一体化面临着一系列挑战。

从成员国的角度看,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不是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的成员。中亚半数突厥人口居住在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储量居世界第二,是突厥语国家中的经济强国。去年峰会上提出的“六国重聚阿斯塔纳”落空,缺少乌、土两国的突厥世界无法完整。

从政治经济角度看,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相差悬殊。土耳其的国内生产总值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塞拜疆三国总和的近三倍,开展互利合作基础薄弱。这种差异体现在政治上,则表现为各国政治精英不愿接受他国主导的一体化进程,即便是语言相同的国家。

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必须要考量俄罗斯的因素。俄罗斯的伏尔加河流域、乌拉尔、高加索、西伯利亚等地区分布着多个以突厥语民族为主的行政单位。克里米亚和伏尔加河流域的鞑靼人历史上曾是泛突厥主义的积极拥护和实践者。突厥一体化或将影响到俄罗斯的民族问题,危及俄罗斯在中亚和高加索的地缘政治利益,遏制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莫斯科的立场也将影响突厥一体化的前景。

从语言文化角度看,共同的语言和文化始终是突厥一体化的核心要素。历史上,突厥语诸民族曾使用过统一的文字,但是,统一当代突厥各国文字面临诸多现实困难。此外,所谓的突厥世界缺少地域连贯性:中亚哈吉乌土四国彼此相邻,但阿塞拜疆与四国隔着里海,与土耳其也仅有小段边境线。

因此,突厥一体化短期内恐难有重大突破。但是,长期来看,突厥语诸国在文化教育和民间交往等领域合作的深入将对其社会面貌产生深刻影响。


突厥一体化与我国的应对


突厥一体化对我国有什么具体影响,我们又当如何应对?

首先,中亚的哈吉乌土四国是我国的近邻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哈吉乌又是上合组织成员国,了解中亚国家对突厥一体化差异立场有助于我们在双边和多边机制内与该地区国家开展合作。

其次,我国正担任亚信轮值主席国,而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均为亚信的曾任主席国。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有发展与国际组织关系的需要,或可吸引其为亚信观察员,共同探讨亚洲区域安全问题。

第三,突厥语国家有与我国开展多领域合作的需求。“西欧—中国西部”交通走廊哈萨克斯坦段竣工后,中国—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将实现铁路贯通,从中国可以直达波斯湾,建成横跨欧亚大陆的高速多式联运通道。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将使中亚突厥语国家成为连接中国、俄罗斯、中东、高加索、西亚的经济枢纽,为该地区的交通、能源、贸易、旅游、过境运输等领域的发展注入巨大动力,切实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互惠互利合作。

第四,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主打教育文化合作牌。中华文化与突厥文化都是东方文化,有很多相通之处,可与其加强沟通,共同设置文化议程,增强汉语世界与突厥语世界的互动,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民心相通。

最后,突厥语国家同书一部历史,重塑共同突厥价值观是部分中亚国家、尤其是哈萨克斯坦独立24年来在国家文化建设方面不断探索实践后做出的一种文化战略选择,这种依托传统历史文化构建民族/国家认同的做法也是全球传统文化价值观回归趋势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