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欧]黑海地区地缘政治转型:西方对黑海地区战略的新趋势
发布时间: 2012-08-21 浏览次数: 186

高淑琴、贾庆国、孙力舟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0年第5期
 

  【内容提要】因黑海地区的地缘政治、经济等结构价值不断上升,对美国、欧盟及黑海沿岸的国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黑海地区局势严重影响周边的中东、俄罗斯、南高加索和中亚地区安全;因此,从西方对黑海地区战略可折射出对中东地区、高加索和中亚的政策,从黑海地区的地缘政治转型可预测出东西方势力对比、西方和俄罗斯在东欧和高加索地区竞争格局和全球局势的发展。

  【关键词】美国 北约 欧盟 高加索地区 黑海沿岸

  【作者简介】高淑琴,1971年生,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后,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客座研究员;贾庆国, 1956年生,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孙力舟,1981年生,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北京 100871)

美国在黑海地区的战略利益和结构现状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填补了英法撤出黑海海峡后的真空,把黑海地区变成西方反对苏联的东方前哨。1991年苏联解体后,黑海地区面临着历史性的地缘政治战略转型: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加入了北约和欧盟,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美国扩大北约的军事活动范围,扩大对黑海地区的影响,美国领导的盟军在逐渐改变黑海地区的地缘状况。

  冷战后,黑海地区成为西方阵营与俄罗斯缓冲对峙的东线。中东欧国家的转型和南斯拉夫危机使美国和欧盟加速了对黑海地区的战略。这是因为,只有通过黑海地区的运输和管道系统,里海、中亚和中东地区的油气资源才能运往欧洲和西方市场。在这个能源走廊开展能源贸易的同时,并存着毒品、人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贸易[1]。尤其在九一一事件之后,美国在黑海的利益开始转型:根据美国2002年国家安全战略,黑海和里海地区不但具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而且是通往印度和东南亚市场的大门[2]。

  此外,黑海地区特殊的战略地理位置可以成为在阿富汗、伊拉克和伊朗进行军事活动、重建及维和行动的指挥部。所以,我们可以认为,美国在黑海地区的利益主要包括能源运输和安全两个方面:保证能源要道的畅通,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毒品走私、反恐活动和维持区域的安全稳定。

  美国积极参与黑海地区合作和安全事务,并在北约的框架下实施战略[3]。美国在黑海地区的特权主要依据下列相关国际协定:1951年北约协定,1954年关于美国特权协定,1980年3月29日关于国防领域的合作协定,包括附件和协定协议、国防领域合作延长协定和在科恩亚市权利的补充协定,关于接受1996年8月12日协定的文件,1996年关于在科恩亚市权利的备忘录,2002年北约东扩新概念[4]。

  颜色革命之后,西方在波罗的海—里海—黑海沿线建立民主国家联盟,开始进入反对俄罗斯的新阶段。美国支持黑海地区的两个国家的颜色革命(格鲁吉亚2003年和乌克兰2004年),支持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民主和独立,削弱俄罗斯的影响,促进波罗的海、里海和黑海地区的国家合作。这可看作美国支持下的对中国俄罗斯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的回应,是对独联体的挑战。

  目前,美国在短期内计划建立黑海水上军事基地,中长期计划是在土耳其的特拉波中岛和乌克兰的谢瓦斯托区域建立海军基地[5]。目前俄罗斯的海军基地正位于这两个地方,俄罗斯的租期到2015年结束。但乌克兰向俄罗斯施压,使俄罗斯提前撤离所租赁的乌克兰军事基地。早在伊拉克战争和与欧盟发生争执之前,美国就决定把自己的军事基地向原苏联地区移动。事实上,从阿富汗到格鲁吉亚美国军事力量的存在扩大了美国对黑海地区的影响。

  依据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认为,在黑海地区,美国在军事上主要通过北约和平伙伴关系和北约东扩扩大军事影响和存在,挤压俄罗斯的军事战略空间;政治上支持原苏联势力范围内的国 家从事反俄活动,首要目标是平衡该地区的力量,竭力削弱俄罗斯在政治、经济和军事领域的影响,另一个主要目标是把苏联解体后新独立的国家并入到欧洲大西洋集团。最终目标是改变黑海地区的力量平衡,使美国及其盟国成为该区域的主导地缘政治力量。

美国与黑海地区国家关系现状

  美国在黑海地区的势力存在得到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支持,并在这两个国家建有军事基地。乌克兰、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在“古阿姆”(GUAM)的框架下支持美国战略,并与西方接近,以此换的经济支持和安全保障,并与北约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但美国与土耳其、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则左右摇摆。无论是俄罗斯还是土耳其都不支持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所以,这些国家与美国的关系在伊拉克战争之后急剧恶化。尤其是俄罗斯与土耳其有反美倾向,共同反对美国修改《蒙特勒条约》,土耳其认为这不利于黑海地区的稳定和政治平衡,对俄罗斯和北约的关系制造新的压力,损坏土耳其在黑海地区的利益。但这正是美国的本来意图,防范土耳其和俄罗斯合作。[6]由于目前俄土合作及乌克兰的不确定性使美国在黑海地区的政策很难顺利实施。

  黑海地区沿岸国家对美国黑海战略的姿态, 使保、罗两国成为美国在黑海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目前,在罗马尼亚有3个美国军事基地,分别位于巴巴达格,米哈伊尔机场和非特塞。这些军事基地用来组织东欧武装力量,并且,在米哈伊尔空军基地有相当数量东欧武装力量军官,在保加利亚南部边境的比兹米勒和新村军事基地为射击演习区[7]。美国在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建立军事基地的目的与保罗两个国家的目的平行。依据2004年北约驻军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协定,其目标为:防范俄罗斯,保证其快速加入欧盟。

  除此之外,在2007年保、罗两国加入欧盟之后,黑海地区成为欧洲新的东南边界。所以,美国 和欧盟在黑海地区的特殊利益日益重要。美国正加速制定切实可行的战略,巩固黑海地区安全和稳定。这既需要协调美国和欧盟的黑海政策,也要考虑到地中海的状况。此外,还要顾及到北约在非北约成员国的扩大合作,通过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在这个框架下继续军事合作,巩固与乌克兰的关系。

美国对黑海地区战略成因

  美国把黑海地区当做战略走廊,主要依赖三个战略视角:(1)黑海连接中亚高加索和欧洲,是21世纪平衡东方强国中国、俄罗斯和西方的战略通道,目前超级大国在中亚的活动影响,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中国和美国21世纪竞赛的先决条件;为使黑海军事基地从事反对俄罗斯的活动,北约已在黑海地区实行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和黑海战略;美国在黑海地区积极支持“古阿姆集团”的活动,使这些国家更加独立和反对俄罗斯。(2)黑海是通往大中东地区的大门,塑造和控制黑海和高加索地区事务,可提供给美国潜在的机会,把俄罗斯和土耳其纳入到西方联盟;如果美国控制黑海地区战略失败,从另一方面来说,将提供给俄罗斯和土耳其强大的资源主导区域事务;黑海是伊朗的油气资源出口走廊,美国积极参与黑海地区的事务可以使其影响伊朗的能源政策,同时地理位置 的便利使伊朗变成了美国空中飞行的近距离目标。(3)黑海地区是一个重要的商业贸易通道和能源走廊,可降低欧洲大陆对中东和俄罗斯的能源依赖;黑海是链接高加索—里海—中亚—西方市场的重要通道,外来大国不但可以影响毗邻这条线的国家能源政策的形成,控制整个区域的能源运输,这也是俄罗斯能源出口的主要通道之一,这相当于反对俄罗斯能源卡特尔一体化垄断而获得战略平衡的通道。因此,黑海能源走廊位于东西方和南北方的中心地带,故美国和欧盟对该地区奉行友好政策。

  美国对黑海地区的战略重点是该地区的前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将其纳入到北约的军事安全空间,支持民主市场改革,支持这些国家尽快加入欧盟。美国战略的主要反对者是俄罗斯政治精英。为促进黑海地区战略的实施,美国策划了一些国家的改革如乌克兰、格鲁吉亚的颜色革命,摩尔多瓦的政治改革,但均以失败告终[8]。只有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成功地进行改革并加入欧盟,乌克兰和南高加索地区的改革则非常艰难。

美国在黑海地区战略的挑战

  美国在黑海地区战略遇到的外部的阻碍是:首先是九一一事件之后的战略环境。苏联解体后,中东欧国家热衷于欧盟一体化和加入北约安 全体系,这非常符合美国向东扩大北约活动空间的战略要求,客观上造成了北约更加接近伊斯兰和中国的边界。在1998~2002年期间,东欧的原苏联卫星国,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均加入了北约,这使北约抵达了原苏联空间的边界比邻地区,包括黑海地区。西方一体化战略发展的下一步是把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南高加索大部分地区纳入到北约的体系中。但反恐战争重塑了美国的全球战略:从多边优势的战略学说来看,美国全球战略平衡和控制全球发展的主要导向转向单边追捕摧毁全球的极端伊斯兰组织,防止他们把攻击美国领土作为目标。从反恐战争的未来前景看,伊拉克战争不但缩小了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对全球客观的战略要求,一个特别的后果是延迟和弱化了美国对黑海地区战略的有效实施。

  第二个对美国黑海战略的挑战是,俄罗斯和土耳其加强了对黑海地区的战略,这对维持该地区战略平衡相当重要。乌克兰发展的不确定性,俄罗斯加强对黑海地区的影响,成功地扭转了乌克兰橙色革命之后的政治局势;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战争也是类似案例的典型代表。此外,俄罗斯果断地在美国和中亚政权—乌兹别克斯坦和库尔克斯坦—取得了优势,目的是让美国从中亚撤离军队,把美国在中亚的军事和政治影响边缘化[9]。

  第三是美国和欧洲大陆主要国家之间的不和谐争论。尤其是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之后双方发生了战略分歧[10]。美国把俄罗斯视为战略对手,视为黑海地区民主改革的障碍,但德国和法国非常理解俄罗斯的行为:在其周边地区保持其影响以此来平衡北约东扩对其造成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对格鲁吉亚改革向西方靠拢,欧洲主要国家持谨慎态度;对乌克兰发生橙色革命、从俄罗斯和欧洲之间的缓冲地区转型为改革派,并申请加入欧盟和北约集团,欧洲的国家并不感到愉快。其次,欧洲在黑海地区面临东扩综合疲劳症的窘境,但美国认为欧盟东扩越快越好。此外,通过东扩扩大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空间,企图在中东欧地区的前社会主义国家拷贝欧盟和北约成员国相互依赖的模型,因为北约对欧盟成员国家的加入敞开大门。但欧盟坚决反对这种模式并认为,美国通过加深扩大北约的日程损害欧洲利益,以此来防范欧洲成为独立于美国之外的国际竞争对手。

  从美国对黑海地区的中长期战略来看,该区域地缘政治转型被卷入了不断恶化的全球战略格局:俄罗斯地缘政治的复兴是依靠脆弱的高价位的能源价格;伊拉克作为中东平衡力量的消失,伊朗的影响逐步增加;土耳其对美国的不满日益上升,企图在黑海地区扮演独立的角色。所有这些要素相互影响,同时弱化美国战略潜力和空间,影响北约对黑海地区一体化的进程。如美国不能成功扭转局势,那么通往中亚和中东安全走廊的整体黑海战略注定失败。

欧盟在黑海地区的战略利益和挑战

  黑海地区是能源运输的中转站,这对高度依赖外部能源供应的欧盟来说尤为重要。黑海地区的合作将增加该区域能源多边合作的网络,保证欧洲的能源和安全利益,所以,欧盟竭力阻碍导致能源供应中断的任何事态的发展。

  在2007年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加入欧盟之后,欧盟与黑海地区直接接壤,黑海地区的安全和稳定对欧盟显得富有特殊意义,尤其重要的是欧盟与黑海地区的国家合作监督来自不稳定地区国家的移民[11]。此外,生态问题促进了欧盟和黑海地区关系的发展,作为欧盟的成员国,保罗两国担负起欧盟在黑海地区解决现存的生态问题的职责,在不久的将来,油轮通过黑海时应该符合欧盟的安全和生态标准。

  从1990年代以来,美国和所有中东欧国家支持欧盟尽快东扩。但黑海区域的部族争夺和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如南高加索地区,使欧洲国家无法制定有效的黑海政策。欧盟在黑海地区的利益是与之扩大相协调的,在此前提下,欧盟将要倾力与新邻居合作相处,这使得欧洲更加谨慎考虑其东部边缘地带黑海地区安全[12]。此外,欧盟格外谨慎对待欧盟扩大所产生的综合疲劳症。考虑到黑海地区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在未来欧盟东扩的日程,欧盟不得不编制出新邻居的政策[13]。

  后加入欧盟的国家在黑海地区的利益大多数是通过与俄罗斯的关系构成。德法对俄罗斯基本持建设性态度,非常谨慎介入俄罗斯对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一系列事件,比如民族冲突、领土争执等。莫斯科也认同欧盟在独联体国家正在逐步扩大经济和政治影响,但首先要承认俄罗斯在独联体地区的优先利益[14]。

  苏联解体之后,欧盟势力进入黑海地区,主要途径是通过欧洲委员会,欧盟发展援助计划等。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属于欧盟和黑海地区的经济合作,通过唯一的黑海地区多边经济政治伙伴体系开展。欧盟在中东欧地区协助改革,并积极斡旋黑海地区原苏联势力范围内的冲突。尽管其行为相当谨慎,不想激怒俄罗斯,但莫斯科认为,欧盟要与俄罗斯保持友好的合作关系,对外政策应该从欧洲整体利益出发,必须放弃欧洲价值论—欧洲文明优越论,放弃第二轮东扩中的一体化战略[15]。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欧盟在黑 海地区既有既定的利益,也有扩大之后的新的安全威胁。欧盟扩大在黑海地区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政治、经济影响,但首先承认俄罗斯在该地区的优先利益,这与美国以反对俄罗斯为目标的扩大北约和政治、军事和经济存在有本质差别,但无论欧盟如何谨慎,都会与俄罗斯的利益产生冲突,因为欧盟不会放弃一体化的目标,欧盟扩大的外在要求和俄罗斯恢复世界大国地位的目标矛盾在所难免。

欧盟在黑海地区的战略及基本框架

  欧盟对黑海地区的战略是适应于未来的整体规划[16]。随着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尤其在2007年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加入欧盟后,欧盟对黑海 战略的动机是把该地区作为欧盟邻居的一部分。土耳其成为欧盟潜在的成员国后,欧盟成为黑海地区政治经济活动的积极参与者。

  欧盟不同成员国对黑海地区的战略是不均衡的,其中东欧新成员促进前黑海地区原苏联加盟共和国摆脱俄罗斯控制向西方靠拢,积极支持乌克兰改革。比如支持“古阿姆集团”(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摩尔多瓦GUAM集团),欧盟新中东欧成员加入黑海论坛(由罗马尼亚组织),在2004年成立了“格鲁吉亚的朋友”国家集团等。

  欧盟在更宽泛的框架下促进邻国与其一体化,从多边关系上确定共同利益国家,按照地理位置和文化统一性,在全球范围内分享欧盟共同的价值观和战略目标。通过这个框架欧盟在自己的周边地区发展友好合作国家,把黑海地区纳入多边合作框架。实践证明这可促进地区的稳定性,在欧盟和俄罗斯之间建立稳固的伙伴关系,在本地区发展欧盟战略合作角色。

  影响欧盟对黑海地区战略的几个关键要素为:首先是欧盟内部对俄罗斯、大西洋伙伴关系和欧洲能源政策的立场不一致,这会影响到欧盟参与黑海地区事务的能力和权威;其次,欧盟对黑海地区的政策与欧盟全球政治经济发展的战略密切结合;第三,欧盟对黑海地区政策的有效性取决于黑海地区欧盟成员国的能力和积极性,尤其是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最后,欧盟对黑海地区战略的成功取决于欧盟和美国对该地区战略重点的协调及国际环境。

  在目前的全球战略环境转型中,欧盟和美国的战略协调认同,对维护西方共同安全和稳定至关重要。在世界多极化的发展过程中,尤其是伊拉克战争之后的国际环境要求美国和欧盟尽快找到利益共同点,客观利益的差异常使美欧的角色错位,但共同的威胁使美欧保持着战略的盟友和伙伴关系。在对黑海战略方面,欧盟的战略与美国既有重合的一面,在策略上也存有分歧,毫无疑问,与黑海地区的现状强国土耳其和俄罗斯的利益则背道而驰。

西方对黑海地区战略发展预测

  首先,让我们来分析西方在黑海地区的军事框架—北约在黑海地区扩大的政治环境:首先是对格鲁吉亚、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加入北约需要制定清晰的地图和时间表。格鲁吉亚要求加入北约,但在政治、经济和军事领域远远不符合北约的标准;乌克兰至今没有列入欧盟东扩的日程[17],在未来的2~3年乌克兰未必能够加入北约;摩尔多瓦在政治改革和安全方面需要应付新的挑战和冲突。此外,俄罗斯竭力阻止北约在其原苏联近邻地区继续扩张,防范黑海地区的原苏联加盟共和 国加入北约,这使北约在黑海地区扩大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受阻。因此,北约必须接受比预计更糟糕的政治客观环境来完成其在黑海地区的扩张方案。

  北约在黑海地区的另一个战略任务是解决冲突、冻结冲突地区事务。这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冲突的局势发展,尤其是关系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的解决。在欧亚大陆,冲突冻结地区是俄罗斯与美国在总体双边战略上的竞争筹码,没有俄罗斯和美国战略关系的协调,这些地区是不可能彻底解决冲突,黑海地区尤其是这种局面。

  莫斯科成功运用能源出口战略,尤其在中东 欧地区强制实行天然气供应垄断政策。这样,能否保证该区域能源供应的多样性成为衡量西方黑海战略成功的一个透视镜。但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和伊朗之间签署的天然气出口协议非常脆弱,绕行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管道距离非常之遥远,事实上欧盟很难摆脱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18]。这是一个极端复杂的利益马赛克图:包括土耳其、伊朗、哈萨克斯坦、欧洲及其他政府和跨国公司的利益,这支配着东部欧洲,尤其是黑海地区对俄罗斯能源依赖不断加深。

  西方天然气供应多样化的唯一切实可行的方案是纳布卡管道依赖土库曼斯坦和伊朗的天然气 供应。但在2008年7月俄总统出访乌兹别克斯坦后,俄罗斯已与天然气大国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达成了通过俄罗斯管道运输天然气的协议[19],这使纳布卡管道事实上成了空管。此外,俄罗斯试图用匈牙利—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管道项目抵消纳布卡管道项目,目前通过“蓝流”管道已供应到土耳其,经由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领土供应到匈牙利和西欧。因此,西方需要花费巨大的资源和时间,才可形成切实可行的反对俄罗斯能源垄断实现能源供应多样化的战略,这对于目前深陷金融危机的欧盟和美国几乎是不可能有精力实现的。

  为了保证在黑海地区战略的成功,欧盟和美国必须提高首要事项的战略目标,但欧盟会集中于下一个10年的首要事项,而不是黑海地区的发展,不会对1989年之后加入欧盟的国家提供特殊的利益待遇[20]。这事实上削弱了美国对黑海地区改革派政治影响,阻碍了黑海战略的实施。反恐战争单方面的全部消耗,客观上造成了美国与土耳其、俄罗斯竞争的黑海战略被打断。美国和欧盟在伊拉克战争之后的世界观分歧,促使冷战后美国和欧盟安全观分裂逐渐加深。当美国在伊拉克事务上没能达到最初目标,欧盟在相互依赖的大棋局中很难解决新的非常规安全挑战,比如欧洲的伊斯兰种族问题,这也可能促进美欧战略接近。

结 论

  在黑海地区,欧盟的战略着眼于未来东扩、保障能源安全及周边地区稳定,美国的战略目标从其全球战略出发,在原苏联势力范围内形成欧洲大西洋地缘政治体系,北约东扩事实上就是把黑海地区原苏联势力范围内的国家纳入到美国和欧洲的战略框架之下,从而进一步抑制俄罗斯的复兴和影响,扩大对中亚高加索地区的控制,为21世纪与东方强国中国的地缘竞争建立有利的后方基地。

  俄格战争之后,在黑海地区,西方与俄罗斯形成了对峙局面,尽管北约会继续深入原苏联加盟共和国腹地,欧盟东扩的计划也不会停滞不前,美国和欧盟继续加大对黑海地区的渗透,但由于美欧之间存在着诸多战略性的矛盾,很难恢复到2005年之前大国在黑海地区形成的大国平衡。

  在北约和欧盟没有形成一致的黑海政策之前,黑海区域国家在局势之外依然是远离参与大西洋伙伴一体化的标准,仅仅是在西方支持下用以平衡区域强国土耳其、俄罗斯的战略,维持黑海区域的稳定和欧洲化;此外,也对俄罗斯土耳其产生新的压力,使该地区地缘政治在多样性中发展。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项目编号:07CGJ013)和2008年教育部留学回国科研项目《全球化视角下的欧亚大陆高加索地区能源体系和地缘政治转型》的系列研究成果之一。〕

  (责任编辑 陆齐华)

  注释:

  [1]АриэльКоэн,КонвейИРВИН,Черноморскаястратегия США.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15декабря2006.

  [2]СинанОган,Черноеморе:новаяаренаглобального соперничества,разделСНГ.Turkish Policy Quarterly Summer 2006. P.15-16.

  [3]ГосдепартаментСША, http://www. state. gov/p/eur/rls/2006/62073.htm

  [4]http://rus. postimees. ee/280808/glavnaja/za _rubezhom/39846.php

  [5]СинанОган,Черноеморе:новаяаренаглобального соперничества,разделСНГ.

  [6]Retired Admiral, Tanju Erdem:США хочет продемонстрироватьприсутствиевчерномморе.Turkish Policy Quartely Summer 2006.

  [7]АлексейБаишин,СШАсоздаютвоеннуюбазуначерном море.//Известия, 6декабря2005г.

  [8]Rasmus, R., B. Jackson, The Black Sea and the Fron-tiers of Freedom, Policy Review Online.http://www.policyre-view.org/jun04/asmus.html

  [9]Rumer, E.B., Collision Avoidance: US-Russian Bilateral Relations and Former Soviet States, Strategic ForumNo27, April 2004.http://www.ndu.edu/inss/strforum/SF207/sf207.htm

  [10]For an account of the drift see Ronald D. Asmus,“Rebuilding the Atlantic Alliance”inForeign Affairs, September/October 2003, available at http://www. gmfus. org/publications/artile.cfm? id=69

  [11]СинанОган,Черноеморе:новаяаренаглобального соперничества,разделСНГ.

  [12]Rouben Shugarian, From the Near Abroad to the New Neighborhood: the South Caucasus on the Way to Europe, a NewEuro-Atlantic Strategy for the Black Sea Region, VYV public Relations, Bratislava, 2004, p.50.

  [13]The basic documents of the European Neighborhood Policy can be found at http://ec. europa. eu/world/enp/docu-ments_en.htm

  [14]БорокоЮ.А.Россия-ЕвропейскийСоюз:сценарии взаимоотношений-РасширениеЕвропейскогоСоюзаиРоссия.М.2006,С.413.

  [15]С.Медведев:Дискурсыотчуждения'суверенитет'и европейзайиявотношенияхРоссиииЕС.//Мироваяэкономикаи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еотнощения, 2008№10.

  [16]Vahl,M., The EU and Black Sea Regional Cooperation: Some challenges for BSEC, April 2005. http://www.ceps.be/Article.php? article_id=420

  [17]РаботяжевН.УкраинамеждуРоссиейиЗападом:опыт геополитического анализа.//Мировая экономика и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еотношения. 2008,№9.

  [18]Саваш Генч,ЗначениеГрузино-Югоосетинского конфликтадлявнешнейполитикиТурции.//ЦентральнаяАзия иКавказ, 2009,№1.

  [19]Валерий Мусатов,О современной знергетической политикеРоссии.//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жизнь, 2008, No.11.

  [20]Tassinari, F., A Synergy for Black Sea Regional Cooperation: Guidelines for an EU Initiative, CEPS Policy Brief No.105/June 2006.

(转载自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网站)